茅臺被剝了“洋蔥皮”
美酒邦首頁(yè) 個(gè)人中心
下載APP 下載APP
手機訪(fǎng)問(wèn) 手機端二維碼

茅臺被剝了“洋蔥皮”

brand_alt_mark

茅臺正在被市場(chǎng)一層層剔除投機性需求,純消費需求能支撐得起如今的高價(jià)嗎?

茅臺新帥上任,他會(huì )如何在如今的市場(chǎng)形勢下施策備受關(guān)注。近期,傳言茅臺叫停了部分區域市場(chǎng)特定企業(yè)1499元平價(jià)飛天茅臺政策,這被看作是平衡廠(chǎng)商關(guān)系、抑制終端價(jià)格下行的一個(gè)動(dòng)作。

這一動(dòng)作是否會(huì )擴大?是否會(huì )持續?目前尚不得而知。但是其對終端價(jià)格下行的抑制作用,尚未顯現——端午節期間,53度500ml飛天茅臺批發(fā)價(jià)約為2400元-2500元/瓶,仍然處在下行道上。

2016年以來(lái),茅臺漲勢兇猛,終端價(jià)格從1000多元,逐漸漲到3000元左右,其股價(jià)價(jià)格也一度突破2000元大關(guān)。漲勢如此驚人,使得茅臺成為高端名酒之中唯一實(shí)現順價(jià)銷(xiāo)售,且實(shí)際零售價(jià)遠超官方指導價(jià)的產(chǎn)品,其無(wú)論是股票還是產(chǎn)品實(shí)物,都被視為擁有了“金融屬性”,仿佛只要茅臺買(mǎi)在手,便何懼它通貨膨脹。

獨一無(wú)二的“茅臺現象”,不僅僅讓業(yè)內為之羨慕,也吸引了業(yè)外的關(guān)注,帶動(dòng)了“醬香熱”。

市場(chǎng)對于茅臺的需求陡然猛增,以當時(shí)廠(chǎng)家有限的產(chǎn)能,似乎遠遠跟不上需求,只能?chē)揽毓?,把緊出水口,導致洛陽(yáng)紙貴,萬(wàn)眾渴求。

那么,在此之前被公認為“官酒”的茅臺,是否就此實(shí)現了其負責人所說(shuō)的“消費轉型”?

實(shí)際上,因為供應有限而需求陡增,造成了茅臺需求端的多元化——細究起來(lái),除了傳統的飲用需求、禮品需求之外,還有順應茅臺供額有限的缺口而在其間進(jìn)行炒作、囤積居奇的販子,更有因應老酒熱、特殊款產(chǎn)品(如生肖酒)熱而起,瞄準老酒收藏市場(chǎng)的部分需求者。

單純?yōu)轱嬘枚I(mǎi)的需求方,只占了其中一個(gè)部分。

可以說(shuō),大部分需求方,都是因為“熱”而附著(zhù)在一起,因熱而聚,越炒越熱,形成了消費需求與炒作需求共振的現象。

即便在三年疫情期間,茅臺漲勢不減,年營(yíng)收額突破千億元大關(guān),一騎絕塵,遙遙領(lǐng)先。

在這期間,茅臺逐漸提高廠(chǎng)家直銷(xiāo)比重,并跨界開(kāi)發(fā)各種融合型產(chǎn)品,這些舉措,在有效抑制茅臺終端價(jià)格上漲的同時(shí),也造成了經(jīng)銷(xiāo)商階層的失落。并有人直言,“這破壞了茅臺的金融屬性”,抑制了炒家對茅臺的瘋狂追逐。

2023年后,茅臺批價(jià)與終端價(jià)格漸次不穩,以至于傳說(shuō)了數年之久的“茅臺漲價(jià)”政策,等到終于落地的時(shí)候,卻“只漲出廠(chǎng)價(jià),不漲官方指導價(jià)”,這被視為茅臺在終端需求下降的情況下,不敢輕動(dòng),只能改變與經(jīng)銷(xiāo)商的利益分成以保證自身的業(yè)績(jì)。

不過(guò),這一輪的價(jià)格不穩,與消費市場(chǎng)整體需求的下降密不可分。這就意味著(zhù),其所導致的對供應端的改變,將會(huì )是長(cháng)期的、結構性的改變,而非短暫的波動(dòng)。

消費需求會(huì )下降,但不會(huì )枯竭。

其他類(lèi)型的需求,譬如炒貨的需求、囤積居奇的需求,卻有可能因為熱度的下降而被逐一剝落。因熱而聚,因冷而散。等到這些曾提高茅臺身價(jià)的其他類(lèi)型需求,如“剝洋蔥”一樣被剝離、剔除之后,純消費需求,還能繼續支撐起茅臺的高身價(jià)嗎?

文來(lái)源:華夏酒報,信息貴在分享,若涉及版權,請聯(lián)系本站刪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