貴州白酒產(chǎn)業(yè)進(jìn)入“滯脹期”了嗎?
美酒邦首頁(yè) 個(gè)人中心
下載APP 下載APP
手機訪(fǎng)問(wèn) 手機端二維碼

貴州白酒產(chǎn)業(yè)進(jìn)入“滯脹期”了嗎?

brand_alt_mark

最近,貴州的酒業(yè)熱聞不斷:先是備受矚目的茅臺集團股東大會(huì )引發(fā)全社會(huì )的廣泛討論;隨后,習酒股權結構的變動(dòng)亦成為業(yè)界關(guān)注的焦點(diǎn)。而在這些重磅事件之前,2024年貴州白酒企業(yè)發(fā)展圓桌會(huì )議的召開(kāi),同樣吸引了業(yè)內乃至跨行業(yè)的高度關(guān)注。

會(huì )上發(fā)布的《2023貴州省白酒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報告》顯示,去年,貴州規模以上白酒企業(yè)完成產(chǎn)量30.4萬(wàn)千升,同比增長(cháng)6.5%;工業(yè)增加值同比增長(cháng)10.7%,營(yíng)業(yè)收入同比增長(cháng)11.7%。

業(yè)績(jì)一片向好的背后,再次印證了貴州白酒強大的市場(chǎng)“吸金”能力。但不容忽視的是,向陽(yáng)而生的背后,利潤卻相比去年同期下降了10.4%。

要知道,2023年貴州白酒在產(chǎn)量與總營(yíng)收上,均實(shí)現了超越全國平均水平的增長(cháng),成為行業(yè)領(lǐng)跑者,但其利潤表現卻出乎意料地錄得兩位數的負增長(cháng),與整體行業(yè)的盈利增長(cháng)態(tài)勢形成了鮮明對比:

統計數據顯示,過(guò)去一年,全國規模以上白酒企業(yè)完成產(chǎn)量449.2萬(wàn)千升,同比下降2.8%;完成主營(yíng)業(yè)務(wù)收入7563億元,同比增長(cháng)9.7%;實(shí)現利潤2328億元,同比增長(cháng)7.5%。

增長(cháng)與滑落的反差,折射出貴州白酒產(chǎn)業(yè)在高速成長(cháng)之下,正面臨著(zhù)盈利能力逐步削弱的現實(shí)問(wèn)題。

如果再進(jìn)一步探究就會(huì )發(fā)現,貴州白酒利潤下降連帶著(zhù)其在全國的占比也從43.9%下降到37.3%。不僅如此,《報告》還披露,2023年,貴州全省規模以上虧損白酒企業(yè)93戶(hù)、虧損面擴大17.7%,虧損額11.7億元、同比增長(cháng)88.7%。

針對這些現狀,《報告》也進(jìn)行了深入剖析,揭示出幾個(gè)關(guān)鍵點(diǎn):

一是分化發(fā)展加劇、結構性矛盾突出。

白酒產(chǎn)業(yè)向赤水河流域集中態(tài)勢明顯,品牌、市場(chǎng)等資源向優(yōu)勢酒企集中態(tài)勢明顯,中小酒企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成本高、生存壓力大態(tài)勢明顯。優(yōu)質(zhì)產(chǎn)能不足,低質(zhì)、低效產(chǎn)能重復建設,在一定范圍存在分化發(fā)展態(tài)勢和結構性矛盾相互交織。

受此大環(huán)境影響,貴州白酒市場(chǎng)正從多元競爭向高度分化的格局轉變?!秷蟾妗方沂?,僅茅臺、習酒、國臺、珍酒、金沙酒業(yè)、董酒、釣魚(yú)臺、小糊涂仙酒業(yè)8家領(lǐng)軍酒企就占據了全省白酒產(chǎn)值的89.7%和利潤的98%,顯示出產(chǎn)區內的行業(yè)集中度大幅提升。

二是庫存高企、價(jià)格競爭激烈。

除了飛天茅臺,其他產(chǎn)品普遍存在價(jià)格倒掛的情況。重點(diǎn)企業(yè)通過(guò)控量挺價(jià)等積極的營(yíng)銷(xiāo)策略,部分產(chǎn)品基本實(shí)現價(jià)格觸底,個(gè)別產(chǎn)品略有回升,但大部分產(chǎn)品價(jià)格倒掛現象仍在持續。再加上行業(yè)競爭加劇,企業(yè)營(yíng)銷(xiāo)成本上升,導致利潤率下滑。

“一般來(lái)說(shuō),品類(lèi)增速下滑,利潤下滑,規模企業(yè)業(yè)績(jì)下降,就預示著(zhù)該品類(lèi)進(jìn)入滯脹期?!北本┦バ燮放撇邉澘偨?jīng)理鄒文武告訴《華夏酒報》記者,當前,貴州產(chǎn)區內原酒銷(xiāo)售遭遇瓶頸,許多企業(yè)面臨開(kāi)工難的困境,即便是盛名在外,茅臺鎮上的游客量也明顯減少;與此同時(shí),茅臺酒價(jià)的回調以及系列酒出現價(jià)格倒掛現象,再疊加其他品牌普遍承受著(zhù)高庫存壓力,這些跡象都表明,醬酒品類(lèi)正處于一個(gè)明顯的市場(chǎng)調整期,凸顯了行業(yè)滯脹的特點(diǎn)。下一步,或要做好迎接醬酒品類(lèi)進(jìn)入滯脹期的挑戰。

的確,自2021年下半年起,醬酒市場(chǎng)就顯現出增速減緩的跡象,動(dòng)銷(xiāo)率未能維持過(guò)往的高速增長(cháng)步伐,這也標志著(zhù)醬酒行業(yè)步入了一個(gè)更為成熟且復雜的階段。

進(jìn)入2024年,伴隨著(zhù)行業(yè)周期性波動(dòng)減緩,存量博弈競爭將更為殘酷。在此關(guān)鍵時(shí)刻,行業(yè)內部分化進(jìn)一步加深,強者更強的馬太效應尤為突出。到底該如何夯實(shí)基礎?又該如何積極開(kāi)拓創(chuàng )新,推動(dòng)貴州白酒產(chǎn)業(yè)持續健康發(fā)展?或許是黔酒每一家企業(yè)都要思考的新課題,畢竟,大家還有個(gè)2027年要實(shí)現3000億的共同目標。

文來(lái)源:華夏酒報,信息貴在分享,若涉及版權,請聯(lián)系本站刪除!